PSX_20181228_103045.jpg

“美人”这个称谓,我是在看完TVB的连续剧《封神榜》学回来的。在剧中,饰演纣王的郑子诚用他带有磁性的声音呼苏妲己为“美人”,那种感觉很真实。温碧霞饰演的苏妲己很漂亮,我怀疑郑子诚呼“美人”这个词的时候是真情流露,所以演得入木三分,试问谁不对美女动心呢?

Read More

1541046819563.jpg
上周我经历了和老毛此前从来没有过的亲密接触。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处理关于老毛的一些事情。这样也让我觉得一点力不从心,毕竟自己年纪也大了,在生理学角度上的中年油腻男。

打小时候,我就不常和钱打交道。其实,不是不喜欢,而是确实穷。我上小学是没有零用钱的概念的,因为家里人从来不给零用钱的。到中学年代给的零花钱也是地区低档水平。爸妈不善于理财,也没有理财概念。对于开销,老妈总是说:钱是很辛苦赚回来的,要省点花。也由此,除非必须要花的钱,我才找家里要,其他需求就省了。

后来读中学,有次在公交车上因为打瞌睡,差点把交学费的钱给挨小偷给偷了,幸亏在小偷翻找我书包的时候醒了过来,把小偷骂了一顿。不过,也因此造成我对现金畏惧的创伤后遗症。从此我都不怎么带现金,连钱包都省了。平常,只带个卡套,里面装几张常用的卡和100块软妹子。

还记得,和前女友去吃饭,最常去的地方是真功夫。相对健康,价格稳定,主要还是两个人100块就够付了。那个年代,没有微信支付宝的二维码支付。找回来的散钱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头痛的事情。我很讨厌零散的现金把我卡套有限的空间给挤压了,但是又不想带这钱包那么累赘。因此我会很不舍的花出去100块,但只要找开了100块我又会很迅速的把它给用完。

前女友说她是大金之人,命书里说将来必定是富贵的。可能我真的忌金钱,所以我们才会分开吧。最近来是循环杨千嬅的《她成功了他没有》。现在想想,确实有如命书所言。

PSX_20181126_160418.jpg
最近拖延癌发作得无以复加,计划中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的拖沓,以致大部分都草草圆场。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误判自己的能力。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能比自己预估中更迅速更高效的解决手头的事情。当然,很多时候确实如我意料中的,在高压紧迫的状态下后超常的发挥。不过,到了而立之年,这种超常发挥已经屈指可数了。然而,一直以来那种误判缺给我带来严重拖延症的困扰。于我来说,拖延症最大的特征便是时间管理的失控。

这周一个公共考试科目,我原来腾挪了2周时间去复习,结果眼看周末就要来了,剩下3天的时间。而我,现在也完全没有看书复习。嗷,这是要准备裸考吗?| ू•ૅω•́)ᵎᵎᵎ

f48942c595198e3799c33bc50c1a353b.jpg

按照年初的休假计划,我应该在10月应该把今年的年假休完了。可是,变故确实出现了。我被安排到11月,也就是接着要来的一周时间把我剩余的年假额度用完。

Read More

Screenshot_20181025-110022__01.jpg

嗯,对的。我被人屏蔽了朋友圈。什么原因?我没有问。不过我猜,可能我并不爱发朋友圈,因此造成对方认为我是僵尸好友。因而将本人屏蔽在其朋友圈以外。

既然,对方已把你屏蔽掉了,无论出于各种缘由,你也就不好再向本尊求证因由了。不过想想自己被屏蔽在别人朋友圈外,自觉也有点可悲的。为啥?因为起码对方对你是明显的戒备状态的,因而要切断你和他共享的消息源。

本来,我也喜欢发发朋友圈。其内容大抵就是些生活见闻或甚牢骚之类的。然而随着微信的私人社交变成公众社交后,好友也不尽是好友。有些见闻,有些牢骚也就不好发了。当然,可以进行好友分组,朋友圈内容也可以分组。不过,发个朋友圈都要费这么大的劲,那我还不如不发了。毕竟,即使你发了也不一定有人看对吧?为何要讨好别人委屈自己呢?也由此,本人的朋友圈内容越来越少。不过我还算是个耿直的人,不会设置什么“仅可见最近3日内容”的自欺欺人模式。发牢骚我大可写写博客,也不一定要发朋友圈,对不对?

现在话有说回去了,我好像也没有决定要屏蔽或删除对方作为报复哦。为啥?那个屏蔽我观看其朋友圈的是我小学同学,她屏蔽我,想必对方认为其朋友圈没有供我阅读的价值,也替我节约了时间了。或者换个阿Q一点的想法:要我屏蔽或删除对方不是浪费我时间吗?现在还落得清静呢( ー̀εー́ )

mmexport1539327450463__01.jpg

前段时间同学聚会,很多10y+没有见面和联系的同学都见到了。大家聊天也很热情,各种缅怀过去,展望将来林林总总的。饭局过后便各散东西去了。

前几天晚上突然,突然其中一个女同学加我微信。虽然我和这同学,在学校时代沟通不算多,。既然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就直接通过了。同学第一句话就是“聚会那天没跟老同学聊天呲牙[呲牙]”。我心里就嘀咕了;咱们就算以前读书时候也不会怎么聊天吧。出于礼貌,我还是回了一句“哈,确实啊,往后聊的是机会”。然后,对方就没有再回我了,可能是太忙了吧。

第二天早上我刷朋友圈时,不小心冒出了前天晚上那同学的产品的朋友圈。哦,这下事情就明了了,她添加我其实并非老同学聊聊,我只是她的一个潜在客户。

在社会关系里面,除了亲情这种血缘关系的存在。同学关系相对是比较纯粹而特殊的存在。我并非傲娇的高估自己的社会能力能给同学带来如何的帮助,但是忽然自己被别人贴上微商目标客户的标签多少有点难受。同学关系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为了增加点c2c的商品销售额?未免把这层关系放得太低廉了吧。

最后我屏蔽了这个同学的朋友圈,因为我没有太多时间去阅读对方的广告。但我也没有把这同学屏蔽或删除,为什么?因为她确实是我同学啊。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