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5008 天前,最后修改于 86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windbell.jpg
那里的天很蓝,乡村气味很浓厚,
风铃吊在古旧平房低矮的天花板,风吹过时铃铃铃清脆的响着,
夏天来临了,但那里还是简单纯朴的保有一些春天的气息,
用一种低调的姿态,不轻易地被人发现,
好似一种配角的身份静悄悄的存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听说到这里来,自然就会忘记了悲伤的事噢!」女孩说。
「只是会忘记悲伤,还是去除悲伤,还是真正会变的快乐呢?」
随行的男孩问着。
「有什么不同吗?反正可以暂时消除掉悲伤,剩下的其实就要靠自己了呀!」
「我认为要不悲伤很容易,但是要真正获得快乐却存在一段距离。」

两个人又走了一段路,路旁的茶色的猫从堆在一旁的纸箱跳上了围墙上,
小心翼翼的看着男孩与女孩,然后一动也不动的停留在那里。
「也许那是一种形而上的界线,隔在我所谓的快乐与悲伤中间,
那种快乐是一种观念上抽像的快乐,也并没有所谓真正存不存在,
不是像买了中意的数位相机或吃了酱汁浓郁的板烤饭那般的事。」
「跨过了那个界线,会得到些什么感觉呢?是相对于悲伤的感觉吗?」
女孩问着,往猫的方向走去。
茶色猫在离女孩三步的距离就沿着围墙逃离了,跳往围墙的另一边。

「或许快乐与悲伤是逻辑性的好似被一道墙分隔成两边,
但是在物理性的分布却是平均的散布在情绪的容器之中,
我们同时存在这两种感觉,
也不是所谓『喔!我跨越了!我到达了快乐之地』之类的噢!」
男孩很专心的说着。
「看来快乐与悲伤真的是一种哲学呢,或许也是一门艺术呢。」
「也没这么难懂啰,买了中意的数位相机有时也很快乐啰!」男孩笑了。
风吹过了前方的小径,风铃再度铃铃铃的响起,
男孩与女孩继续走着,猫也再爬上了围墙上眺望着,
有些人急着得到快乐,有些人努力消除悲伤,
充满诗意的小镇,还是这样安然无恙的长驻在世界的角落,没有改变。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