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杂谈 下的文章

net-profit.png
最近和一些朋友谈起副业的问题。期间粗浅的探讨了各行各业的一些概况,还有交流了各自的看法。自然也不能避免的涉猎到我接触时间最长的行业:互联网。

通过互联网赚钱,俗称网赚。记得我刚接触互联网的那个年代,大家都只会上新浪看看新闻。接着,互联网的泡沫不断膨胀,那个年代烧钱都是烧基础客户。包括当年的当当、卓越网什么的都在烧钱拿市场。当时还是很多流行的赚钱项目,譬如注册个账号可以拿到什么礼品;只要登记一个邮箱就可以得到免费网络空间和免费域名等等琳罗满目。当时的网络,给人感觉好像是遍地黄金一般。

DSC06284-lite.jpg
二月过完了。自我感觉过完年后的这段时间,自己过得像狗一样。

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工作中,很多隐藏的炸弹不约而同的在二月给我全爆了。我被炸得体无完肤啊!面对各种的压力,心里莫名的起伏着挫败感。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负能量吧。这种感觉真的是挥之不去。有时候我甚至在想,要不要去庙里求下神佛,帮忙捋一下我凌乱的思绪呢。想起年前我妈就跟我说,今年我犯太岁,日常要注意一下。现在回想下这周遭发生的事情,这不是运气不行的应验了么?要请尊佛帮忙顶下煞么?

迷信的东西可能是内心的执念吧。但当下的的事情还是要好好计划的,不然工作生活一团糟就进死胡同了。月中老婆到日本看樱花,本想一起去,结果实在拿不到假期。也好,让我自己静静地好好地检讨下周遭的不顺。或者,也可以让老婆帮忙求个平安符回来,好挡挡煞。

car2019.jpg
初七是开工日,假期的心情还没调整过来。单位的事情也无心装载了,磨蹭到点就准时打卡下班打道回府。

悲催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车子行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啵”一省异响。。。心里就想:这回坏了!果不其然,车子继续行驶了大概100米,就提示胎压不正常。爆胎是非常确定了。虽然是防爆胎,但是这么快就提示,肯定是一个大洞。打坏车灯靠边停车,下车检查。我的妈呀,居然是差不多10cm长的塑料碎片插在轮胎上。看轮胎是彻底废了。车子没有备胎,只能开着车慢慢沿路找汽修店。开了几公里,沿路的汽修店都是明天初八才启市。没有办法了,找到一家有保安的让保安先把我车子放在店里,第二天修车师傅上班了再办我换轮胎。停完车,打电话给老婆过来把我接回家。

本来6点半能回家,结果折腾到8点多。看来是开年不利,改天要去庙里上柱香才行了。

 love-kill.jpg

昨天在广西柳州发生了一个杀人案件,一个男人在路上用气钉枪射杀了一名女子。

今天在各个微信群里面传播了案发经过的录像片段。视频时间很短,在1分钟不到的片段里面。尾随女子的男人仅仅张望了一下,掏出气枪快步上前,干净利落的给女子头部来了一枪。女子瞬间倒地,没有过多的挣扎就死去了。视频地址

还有另外一段视频就是嫌疑男子在山林中也是用哪个汽钉抢自杀后的情形。自杀男子身上全部都是苍蝇。相关新闻可以在这里看到

上面的片段很血腥,很难相信这是一对曾经相爱的人。微信群里面传播的事件经过大概是,男女双方曾经是情侣,后来分手了。男的觉得女的欺骗了自己的感情和金钱,说已才动了杀心。这样的案例貌似并不陌生。这让我想起张小娴写过的随笔《爱就要放手》,里面谈到的那个事件和这个新闻真的很像。

我不敢奢谈爱应该有多伟大,然而可能我们很多人其实真的不懂得什么是爱。或者更浅白点说不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其实,有时候放过别人,也就是放过自己了。


附录:张小娴《爱就要放手》

爱就要放手
大陆一名女子乱刀杀死情敌之后,去买了一袭婚纱,然后穿着婚纱去自首。这么恐怖的故事,还以为是小说,却是血淋淋的现实。她很年轻,而且富有,这些现实的欢乐此后不再属于她,而将会属于那个男人。而他,大概不可能这一辈子不再爱其他女人吧?她却多半会被送上黄泉路。
只要冷静地想一想,便知道不值得。
不爱他,不值得为他死。爱他,更不值得为他死。
Tony Parsons著的《男人与男孩》一书里,男主角哈利的妈妈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她说:“爱是知道如何放手,放手也是爱的一部分。那些以为爱是自我延伸的人,根本不懂得爱。”
这句话,我同意一半。我相信爱是自我延伸。我们爱上一个人,多多少少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或自己向往的个性。爱一个人,就是像爱自己那样爱他,爱他的同时,也是自我的成长。所以,爱是自我的延伸,但是,那并不代表你拥有对方。
我们不拥有任何人,相爱是一种默契,有一天,当其中一个要离开,我们得尊重他的选择。这当然绝对不容易,那一刻,你会想起过去的欢乐,怀念你们一起向往过的未来,所有的不甘心都会涌上心头,怎么肯放手?然而,不肯舍弃并不代表你能留得住他。如果你对一个人的爱是深刻的,你会为他的选择而放手。我放手,不是因为我不再爱你,而是我爱过你,而且仍然爱你。舍弃也是需要勇气的。

windbell.jpg
那里的天很蓝,乡村气味很浓厚,
风铃吊在古旧平房低矮的天花板,风吹过时铃铃铃清脆的响着,
夏天来临了,但那里还是简单纯朴的保有一些春天的气息,
用一种低调的姿态,不轻易地被人发现,
好似一种配角的身份静悄悄的存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听说到这里来,自然就会忘记了悲伤的事噢!」女孩说。
「只是会忘记悲伤,还是去除悲伤,还是真正会变的快乐呢?」
随行的男孩问着。
「有什么不同吗?反正可以暂时消除掉悲伤,剩下的其实就要靠自己了呀!」
「我认为要不悲伤很容易,但是要真正获得快乐却存在一段距离。」

两个人又走了一段路,路旁的茶色的猫从堆在一旁的纸箱跳上了围墙上,
小心翼翼的看着男孩与女孩,然后一动也不动的停留在那里。
「也许那是一种形而上的界线,隔在我所谓的快乐与悲伤中间,
那种快乐是一种观念上抽像的快乐,也并没有所谓真正存不存在,
不是像买了中意的数位相机或吃了酱汁浓郁的板烤饭那般的事。」
「跨过了那个界线,会得到些什么感觉呢?是相对于悲伤的感觉吗?」
女孩问着,往猫的方向走去。
茶色猫在离女孩三步的距离就沿着围墙逃离了,跳往围墙的另一边。

「或许快乐与悲伤是逻辑性的好似被一道墙分隔成两边,
但是在物理性的分布却是平均的散布在情绪的容器之中,
我们同时存在这两种感觉,
也不是所谓『喔!我跨越了!我到达了快乐之地』之类的噢!」
男孩很专心的说着。
「看来快乐与悲伤真的是一种哲学呢,或许也是一门艺术呢。」
「也没这么难懂啰,买了中意的数位相机有时也很快乐啰!」男孩笑了。
风吹过了前方的小径,风铃再度铃铃铃的响起,
男孩与女孩继续走着,猫也再爬上了围墙上眺望着,
有些人急着得到快乐,有些人努力消除悲伤,
充满诗意的小镇,还是这样安然无恙的长驻在世界的角落,没有改变。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