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

PSX_20181228_103045.jpg

“美人”这个称谓,我是在看完TVB的连续剧《封神榜》学回来的。在剧中,饰演纣王的郑子诚用他带有磁性的声音呼苏妲己为“美人”,那种感觉很真实。温碧霞饰演的苏妲己很漂亮,我怀疑郑子诚呼“美人”这个词的时候是真情流露,所以演得入木三分,试问谁不对美女动心呢?

u=3886726336,2620312185&fm=15&gp=0.jpg

到目前为止,我呼过三个人为“美人”。一个是前女友,一个是舞像之年便相识的异性好友,还有一个便是我老婆。

和前女友已分开多年,许许多多的经历也渐渐地被时间磨砺成尘封的回忆。林夕在陈奕迅的《爱情转移》中写到“回忆是抓不住的月光,握紧就变黑暗”。或许这就是对我这份回忆的最佳注释。当年呼她为“美人”,刚开始纯粹是学着电视剧的对白,图好玩。时间久了,“美人”也就成为了专属称谓。分开后,用“美人”相呼总不太适合了,其实也断了联系无从呼起来了。常常在生活的无意瞬间,某个偶遇场景突然触发,脑海中浮现出曾经有过的景像,现实和曾经憧憬过的未来产生着巨大的反差,那种滋味确实蛮让人觉得煎熬的。很想说一句:美人,还好吗?只是,只是,更与何人说呢?曾经用苍茫形容夜色,当见过了夜色,苍茫便没有了味道,爱情亦如此吧。

或许,每个人身边总有这样的一个人:你庆祝人生各个精彩瞬间,他不一定会相伴在场。然而,在你神情落寞的每个当下,却总能在不远处的角落找到他大吐一场。或者,我们彼此就是这个状态。和这个异性好友年少便相识,只是我们的关系一直游离在朋友和陌生人的边缘。我们人生脉络都用副线来牵引,从来没有正面的交集。也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之间的交流没有带上太多俗世的面具。此前,我一直呼她小时的昵称“黄叶”。自至有天,她在经历过世间情爱的百千辗转后,重新回到我面前吐苦水时,我呼她为“美人”。希望籍此,能让她重新感知人间尚且有爱吧。

结婚前还能叫“美人”,结婚后成了“喂”。有时候分不清究竟是自己不懂得经营婚姻,还是婚姻和家庭本来的样子就是这样。在现实中,虽然没能让老婆过上钟鸣鼎食的生活,但是温饱还是不用担忧的。生活也在按部就班的开展着,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吧。

百毒了一下“美人”这个词,居然还曾是妃嫔称号。嗷嗷

老毛日记 将Nginx无缝升级到最新版

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