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毛日记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22 天前,最后修改于 21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1541046819563.jpg
1541046819563.jpg

上周我经历了和老毛此前从来没有过的亲密接触。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处理关于老毛的一些事情。这样也让我觉得一点力不从心,毕竟自己年纪也大了,在生理学角度上的中年油腻男。

打小时候,我就不常和钱打交道。其实,不是不喜欢,而是确实穷。我上小学是没有零用钱的概念的,因为家里人从来不给零用钱的。到中学年代给的零花钱也是地区低档水平。爸妈不善于理财,也没有理财概念。对于开销,老妈总是说:钱是很辛苦赚回来的,要省点花。也由此,除非必须要花的钱,我才找家里要,其他需求就省了。

后来读中学,有次在公交车上因为打瞌睡,差点把交学费的钱给挨小偷给偷了,幸亏在小偷翻找我书包的时候醒了过来,把小偷骂了一顿。不过,也因此造成我对现金畏惧的创伤后遗症。从此我都不怎么带现金,连钱包都省了。平常,只带个卡套,里面装几张常用的卡和100块软妹子。

还记得,和前女友去吃饭,最常去的地方是真功夫。相对健康,价格稳定,主要还是两个人100块就够付了。那个年代,没有微信支付宝的二维码支付。找回来的散钱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头痛的事情。我很讨厌零散的现金把我卡套有限的空间给挤压了,但是又不想带这钱包那么累赘。因此我会很不舍的花出去100块,但只要找开了100块我又会很迅速的把它给用完。

前女友说她是大金之人,命书里说将来必定是富贵的。可能我真的忌金钱,所以我们才会分开吧。最近来是循环杨千嬅的《她成功了他没有》。现在想想,确实有如命书所言。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