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696 天前,最后修改于 4696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liyinhe.jpg
最近看到许多关于李银河的观点文摘.诚然,虽我生于80后,但受传统教育的我仍未能接受李大师的新潮观点.李大师提到的关于还有同性恋的高明论断尤未让我接受的.但我对于李大师居然有如此多的追随者倒是多少令我有点疑惑.或者在思想开放的今天,我们应该毫不避讳的对性大谈特谈,甚至有人把它上纲上线,好像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性欲,为所欲为就是捍卫了自己的人权.也看过很多李大师的观点不乏前后矛盾的论断,可能是我看到的只是其中部分,是别人断章取义出来的.但也由于我对李大师的这点浅薄理解,不由得让我向其投射点鄙夷的眼光.
在媚外,全盘西华的今天,国内的社会价值观和个人的人生观都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性开放对于站在时代前沿的所谓的社会学家,如李大师之流的人物对它可是不遗余力.屡屡在刀锋口上发表些完全违背中国传统的论调来高呼解放啦.有甚者为李大师封号,美其名曰 “中国的布鲁诺”.有如此高尚的美誉个人总觉得和李大师并不相符.可能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不过那是属于自然科学的论断.现在是社会学科上面了,社会的组成告诉我们其基本元素是人,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组成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在中国的传统和现阶段的社会环境来说,李大师说的口号是实话,但不是真理.所以她不是布鲁诺.
李大师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呢?性开放,在中国是迟早发生的事情了.这是金钱至上社会现实对社会文化的客观要求.因为本来抑制着欲望的那些道德观念还有人作为社会群居生物的那种最基本人文元素,道德责任也放弃承担了.所以性开放是迟早的事情了.我们不必惊诧,这是社会的必然,远处的欧美,近处的日本.我们唯有做到的应该就是怎样努力解决好预防艾滋病的泛滥,还有的是充分保障未婚妈妈的社会权力还有未婚新生儿的照顾.遗憾的是中国当今如此滞后的社会保障体系我想根本无法承受性开放带来的冲击.所有上来的缘由带来的问题,是由李大师等有识之士应该事前考虑到的.而不是盲目的鼓吹性解放,人人有尽情纵欲的权利.
对李大师的评价很浅薄,流于表面,人有识之士见笑了:)附其简介
李银河,血型A,1952年2月生于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后。主要著(译)作有:《同性恋亚文化》、《生育与中国村落文化》、《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中国婚姻家庭及其变迁》、《中国女性的性与爱》、《他们的世界-中国男同性恋群落透视》等。

李银河教授是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也是当今中国最著名的社会性学家之一,并于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五十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李银河的丈夫王小波是知名作家,著有《黄金时代》《东宫·西宫》等,1997年4月10日王小波在北京因心脏病猝死。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