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

看了都让我...唉.农民这个词在中国太沉重了.给你50元你会下跪么?
这个故事是二哥在吃饭时给我讲的-----

--我前几天到兰州讨债,准备返回时,忽然想起有个亲戚在甘肃西南的一个穷山沟里,决定去看他,就到汽车站买了票,走了.汽车在山路上巅颠晃晃走了七八个钟头.下午四点左右到了终点站.到这儿,公路就断了,四面全是山.和我一起下车的也只有五六个人,等到大伙儿一散,就剩下我一个人在那儿发怔了.

我真有点发毛,在着穷山旮旯里我该怎么办?

忽然,我看见一个山里人正朝山上走,便急忙喊了一声"老乡......"那人扭过身来,我忙问,"到刺儿沟咋走?"

那山民四十来岁,身体还算结实.只是穿得太脏太破.

"刺儿沟远着哩,二十来里,路不熟,到天黑你也赶不到.天一黑山里就让人怕哩,狼.熊直吼哩!"山民的话更让我害怕了.真后悔怎么想起到这鬼地方来.

那山民却咧着大嘴一笑:"莫怕,我给你带路."

我看那山民也不想歹人,说:"那就谢谢你了.我会给你付劳务费的!"

山民肯定搞不懂啥叫劳务费,眯着眼望着.我忙说:"奥,就是钱,我给你钱!"一听说钱,山民那浑浊的目光中闪出一丝光来.

就着样,那山民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遇到沟沟坎坎,山民便先上去,然后伸手拉我,遇到有刺的草丛,山民便先用脚将草踏平,再让我过.途中有两条小河,山民不由分说,便将我背起来,踩着水里的乱石,小心翼翼地过去.兄弟啊.那情形简直比对他亲爹还尽心!

果然,天刚黄昏,我们就到了刺儿沟.那山民说"到了,我回去了."我一面连声称谢,一面问:"老弟,我给多少钱合适?"我原想掏个三四十块钱给他,又怕人家嫌少不高兴.我看见那山民脚上都渗出血来了,要是城里人,给一百块都没人干.

那山民又用怯生生的目光望着我:"真给钱?"

"当然,咋能让你白辛苦呢,这一路也够难为你的了."

那山民,双手在裤子上搓了半天,喃喃地:"那......你就......给我......五......"

奥,他准是想要50元,行,不多.我正准备打开提包取钱,却听到了一个胆怯的声音:"给五毛钱,行不?"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毛病,瞪眼问了一句:"什么,多少?"那山民一惊,后退一步,结结巴巴地说:"五毛不行......三毛......三......毛......"结结巴巴的话,却如一声炸雷,我的心猛地震惊了,发颤了!天啊,咱在大城市,一块钱掉在地上都懒得弯腰去拾,麻将桌上一扔就是三千五千,一顿饭就是千把块,山里人拉你,背你,扶你走二十多里路,想挣你五毛钱.还如此战战兢兢.

兄弟,那一刻,我真的落下泪来了.你知道,哥哥再难的事也不会落泪的.可为着山民讨要的五毛钱,哥哥落下泪来了.我掏出张五十元的大票子,塞到那山民手里,转身就朝村里走去.转身的那一刻,我听见身后有响声,"嗵",像什么重物落地.可我心里乱,没顾上回头看.等到了村口,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大山?""不,兄弟,我看到的是,那山民跪在山路上,正朝刺儿沟方向磕头啊!"

hanfu.gif
网友向教育部倡议启用中国式学位服 涵盖汉服特征助推“汉服复兴”
个人十分赞同,毕竟,国人的传统文化都丢的七七八八了.那些鞭子戏简直...唉...不想多说,不然又会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扣个搞民族分裂帽子了

thinker.jpg平日上班磨牙的日子,可以消磨很大块工作带来的郁闷情绪.然而最近谈论最多的话题是围绕着婚姻而展开的.可能今天是中国年节中的“双春”时节吧.周围的喜宴接踵而来,大家都洋溢在那种婚嫁的氛围中.其次就是我们都接近那个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似乎所谓的人生的每步临近,每个人都想着应对的措施.
回头看下自己.曾经,我也思索过关于婚姻的事情,那应该是挺遥远的事情.可能是小时候一个人的时间太多,所以能有这等想法去消磨自己的时间,以至填满自己思想而非行动力的经验吧.但站在今时今日,以我这样的年纪去思考这个问题,似乎就变得有点严肃了.对于婚姻,我想自己是能和爱情区分开来的.因为联想起婚姻,我会想起这样的一首歌黑豹的《高兴就来难过就走》,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而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个家庭,甚至两个生活圈子的事情.估计这些利益,所以婚姻的话题就变得沉重起来了.
对于婚姻,我很畏惧,尤其是对婚后生活的压力,是我不敢想象的.特别是在这样的421家庭模式的影响下.对于我这种有部分啃老表现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堪重负.简单的计算一下自己的每月开销...惊人啊.有份收入还算体面的职业,一个人生活,没有给家里上缴费用,居然不能存起一分钱.说起来真是可悲啊.根本无法想象婚姻带来的巨大的经济压力.恐怕我是中国建国以来第一批患恐婚证的人了.所以婚姻,在经济方面暂时不作考虑.
情感方面,还是张小娴的想法比较符合我的个性

guoxue_by_sms.jpg
如果你有手机,现在就可以向「北京大学国学」申请国学讲堂短信课程。这样一来,每天你都可以收到一则国学讲客短信,收费不便宜,一个月人民币10元。想起来,如果这个议题讨论的重点是放在 10 元大家愿不愿意收,市场在那里,怎么卖就无趣了。教育部应该才担起这笔费用(反正也是人民买单),让愿意接受「国学」短信(或任何重要教学内容)的同学注册使用。
每天一成语、每天一句经典文句,让同学在等公交车、捷运和电梯的时候看一下,效果应该不错吧!
什么?杜部长不买单,那让学校单位和通讯业者交涉,以极便宜的价格取得这个服务,来个每日一单字、每日一专有名词解说也好,潜移默化的效果,为整体社会能力的提升,都有莫大的帮助,大家觉得呢?

PS:订阅办法
移动用户发送LX至231546、联通用户发送LX至9315,便可随时订阅北京大学哲学系“乾元国学教室”最新教学内容的精简“短信版”
附注:这个是收费服务,订阅退定及费用支付等方式详情请咨询你的网络提供商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