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农民的故事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929 天前,最后修改于 492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看了都让我...唉.农民这个词在中国太沉重了.给你50元你会下跪么?
这个故事是二哥在吃饭时给我讲的-----

--我前几天到兰州讨债,准备返回时,忽然想起有个亲戚在甘肃西南的一个穷山沟里,决定去看他,就到汽车站买了票,走了.汽车在山路上巅颠晃晃走了七八个钟头.下午四点左右到了终点站.到这儿,公路就断了,四面全是山.和我一起下车的也只有五六个人,等到大伙儿一散,就剩下我一个人在那儿发怔了.

我真有点发毛,在着穷山旮旯里我该怎么办?

忽然,我看见一个山里人正朝山上走,便急忙喊了一声"老乡......"那人扭过身来,我忙问,"到刺儿沟咋走?"

那山民四十来岁,身体还算结实.只是穿得太脏太破.

"刺儿沟远着哩,二十来里,路不熟,到天黑你也赶不到.天一黑山里就让人怕哩,狼.熊直吼哩!"山民的话更让我害怕了.真后悔怎么想起到这鬼地方来.

那山民却咧着大嘴一笑:"莫怕,我给你带路."

我看那山民也不想歹人,说:"那就谢谢你了.我会给你付劳务费的!"

山民肯定搞不懂啥叫劳务费,眯着眼望着.我忙说:"奥,就是钱,我给你钱!"一听说钱,山民那浑浊的目光中闪出一丝光来.

就着样,那山民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遇到沟沟坎坎,山民便先上去,然后伸手拉我,遇到有刺的草丛,山民便先用脚将草踏平,再让我过.途中有两条小河,山民不由分说,便将我背起来,踩着水里的乱石,小心翼翼地过去.兄弟啊.那情形简直比对他亲爹还尽心!

果然,天刚黄昏,我们就到了刺儿沟.那山民说"到了,我回去了."我一面连声称谢,一面问:"老弟,我给多少钱合适?"我原想掏个三四十块钱给他,又怕人家嫌少不高兴.我看见那山民脚上都渗出血来了,要是城里人,给一百块都没人干.

那山民又用怯生生的目光望着我:"真给钱?"

"当然,咋能让你白辛苦呢,这一路也够难为你的了."

那山民,双手在裤子上搓了半天,喃喃地:"那......你就......给我......五......"

奥,他准是想要50元,行,不多.我正准备打开提包取钱,却听到了一个胆怯的声音:"给五毛钱,行不?"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毛病,瞪眼问了一句:"什么,多少?"那山民一惊,后退一步,结结巴巴地说:"五毛不行......三毛......三......毛......"结结巴巴的话,却如一声炸雷,我的心猛地震惊了,发颤了!天啊,咱在大城市,一块钱掉在地上都懒得弯腰去拾,麻将桌上一扔就是三千五千,一顿饭就是千把块,山里人拉你,背你,扶你走二十多里路,想挣你五毛钱.还如此战战兢兢.

兄弟,那一刻,我真的落下泪来了.你知道,哥哥再难的事也不会落泪的.可为着山民讨要的五毛钱,哥哥落下泪来了.我掏出张五十元的大票子,塞到那山民手里,转身就朝村里走去.转身的那一刻,我听见身后有响声,"嗵",像什么重物落地.可我心里乱,没顾上回头看.等到了村口,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大山?""不,兄弟,我看到的是,那山民跪在山路上,正朝刺儿沟方向磕头啊!"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

让人太沉重了,也许这将是我论文的题材吧

以前我也看过这篇文了~看后的感觉我不懂怎么说,大概只觉得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