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12月

记得记起,也记得忘记

2年多前拍的相片,学校外的出租屋的楼道.那里住着我和曾经的一些记忆. 今天收到了诺许的照片,没有勇气打开,把它们放在磁盘的memory目录.为着当自己再次有用词打开那段记忆的时候准备点资料吧.或者我已经选择了忘记. 近来,公司来了一个实习生,年轻,有活力,而且满脸的无知,一如当年的我.她问我很多问题,业务上的有,人生的有,感情的也有.我也一一回答.无所谓掩饰,无所谓直白,往往把事情处理成闲聊模式交待回忆,来的自然而且不会手忙脚乱.记得她曾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对于所爱的人,男女的区别是什么?”我想了一下答曰“女人会把自己爱的人放在心上,而男人则会把自己爱的人摆在心底”。女孩子听了我的话似...

What you don't know won't hurt you

这年冬天,空气中弥散着枯叶的金焦味道,我捏着一组电话号码,是好心的北京朋友给的,据说是一位精通周易的大师,可以告诉我何去何从。 那是我最软弱彷徨的时候,被心魔所袭,陷身欲望与诱惑。爱情像礁石利刃割在心头。 ......但那个电话后来我还是没有打。 俗话说 "穷算命,富烧香",朴素而智慧。而这穷,不单单是金钱,还有压力,挫折,人生的种种无奈,前后追逼,是十二道金牌,道道难以应付。 我想知道什么?宿命还是对策? ? 若大师说是孽缘,我就能爽利地抽刀断水吗?我做不到!爱情总让人欲罢不能。若命里说此生碌碌无为,我便从此行尸走肉过一生吗?知道,会毁了我的快乐。 若八字说我与她终将不合,我还能够热烈...

日历

日历插件未被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