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怀念

yearn.jpg

1.【嘲笑】 木说他最怕看到我嘴角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 我从不试图辩解,也不解释,而这个笑容成了每次与木谈话的中止符。 其实,只是每次我感到无助时才会有那样的笑。我自己知道。 只是,别人都不知道。

2.【习惯】 感觉已将自己连根拔起,在虚空中飘来飘去。伸出手是虚空,撤回来,还是。 亲爱,你不该让我去看那些字。因为,我仿若看到自己的结局,而不是未来。虽然,它们都是会出现在将来的时间里。但于我,只是结局,不是未来。 不过,这绝望反而让我踏实,反而受用了。 偶尔会喝点酒,偶尔的偶尔会点一支烟,偶尔的偶尔的偶尔会在深夜失眠,然后开始想念。然而我已经习惯了,不说了罢。

3.【风铃】 我喜欢那个孩子气的,嘴角有温暖笑容的男孩子。却是坚强,包容的,也是挣扎的。他让我想起风铃,对,风铃。不知道是谁开始这么叫他,风铃。他从不发脾气,眉头也不会紧锁,眼神温和。初识。我们远远站定,笑着说,你好。 有两张照片,贴在床侧的墙面。 一个人的背影,沙滩上,奔跑的样子,群飞的海鸥,傍晚,远远的是山。那是风铃,他试着悄悄接近休憩的海鸥,后来还是惊起了它们。那时,秋天,现在这个样子,我陪他散步,远远站定,并不牵手。途中买了渔夫新鲜的海螺和蟹子,原因只不过是他想把海螺的房子,做成礼物,送给他的朋友。如此随性。 另一张却只是影子,阳光大好,两人高高站在台阶上,沙上刚好有两人的轮廓,看着有趣,便拍了下来,一个人坐着,一个人站着。站着的是我,坐着的是他。 原来,真的是似水流年。 这样一个下午,突然怀念。

4.【听】 你听那首《似水流年》么? 听得我想哭。不想说再见。 你在全心全意的维护你自己的现在,为你的巢添置漂亮树枝,芳香露珠。而我,心慌意乱,狼狈不堪,伤心的偎在枝桠间。 浩瀚烟波里,我怀念,怀念往年。外貌早改变,处境都变,情怀未变。留下只有思念,一串串,永远缠...... 还是要一个家罢。慢慢的经营一个家,安稳的巢,快乐的衔泥垒枝,快乐的看日出,等待日落,在夜幕里静静入睡,合上疲惫的羽翅。

5.【滑翔】 突然想起前些天的那个上午,和朋友一起沿着长长的海岸线,缓缓的走。后来索性脱了鞋子,挽了裤脚,就那样沿着长长海岸,缓缓的走。 我与她并不相知,但还有话可说,我与她保持着前后三五米的距离,我在前,她在后。并不讲话,时而她想起来什么,便大声的讲给我听,我稍稍止步,做些回应或者不。如果我想说什么,我也会停下来,讲给她。然后,我还是在前,她还是在后。 我习惯走路的时候,在前面。不远不近,摇摇晃晃的走,回首。 就在途中停下来的间隙中,我们讨论了海鸥,还有它看似悠闲的滑翔。我们一致笃定它的一点也不悠闲。它只不过飞的太累了,只不过是要休息一下,然后继续觅食,继续飞翔。

6.【伙伴】 还在大学的时候,经常看到两位女孩子。其中一个碎发,我是认识的,舍友的旧友。削瘦脸庞,锐利。另一个,温和。她们也经常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三五米的样子。我知道,这并不是刻意保持,怎么走,怎么停,也总会是三五米的样子。 有一次看到她们在湖边漫步,碎发的那个停下来看鱼,后面的那位也停下来了,也不去看鱼,也不去看她,只站定,安静,自在,也不讲话。随后,她们继续。身旁的人也注意到了,便惊讶。我只是笑笑,不说话。 很久很久以后,我却仍被这个画面,肆意的温暖着。 我只想要一个伙伴。很久很久以前的童年,我就开始等待,在开满油菜花的田间,手里握着凉凉的土粒,开始等待,孤单,寂寞的等待。

总理走好! K-Meleon不错的浏览器

评论

添加新评论

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