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Talk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259 天前,最后修改于 425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shall we talk

不知道何时起,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一个人思考一些事情;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在广场兜圈,跑步;一个人看月色;一个人没日没夜的生活...似乎所有能一个人做的正常事情都被我一个人做光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习惯了.
对于这种一个人的生活,敢情上不想被轻易打破.想必,我是一个乐于安于现状的人.或是一个顽固的守旧派,披着激进分子的外衣在外面宣扬革命的口号,然后窝回家一个人自我陶醉的生活.似乎,我并不愿打破这样简单而容易掌握的生活.故,对于近来接受到的一些嘘寒问暖,一些亲情教化,或是一些不愿意面对的家庭问题的出现.我,显得是如此的焦虑和不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是实话啊.切身的体会.现在的我,实在压抑.很多时候,不想吃老妈做的不甚合胃口的饭菜,情愿在公司饭堂吃大锅饭而不回家吃饭;不想喝老妈煲的难喝的汤,以忙为借口推搪说不用留给汤了.是啊!难以拒绝的一些温情,但是此刻,习惯一个人没有温暖的我.是多么的不适应.此,不敢惘然下定义说自己不需要这样的温度.而是,是我或许曾经羡慕,曾经渴望拥有过,但是我已经不期待,不习惯,或更严重的说已经没有接受这种温存的心境了.
每天工作之余,人不算太累,因为习惯了繁杂的工序.但是心境的劳累终究无法的去适应.或者我可能需要一个情绪爆破的释放点,但却不知何时找到;又或者,我依然可以唯心的,伸伸手,去摸摸周围的人的手心,感知它的冷暖来判断这个人的生活近况.又或者,其实,我可以继续在k box高歌,"明月光,为何未照地堂,孩儿在公司很忙不需喝汤。Shall we talk?斜阳白赶一趟,沉默令我听得见叶儿声声降"而抒发出自己苍凉的悲哀呢?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