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可爱的人?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110 天前,最后修改于 411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杨贤祥

自从把《写意空间》(网址http://dpig.net)关闭后,慢慢就疏于理解生活在底层或者边缘人的生活了。可能是我生活环境变了,工作开始忙碌起来了;也可能是我生活角色变了,从一个学生到一个职员;也可能是麻木,因为社会太多太多的阴暗面,我们在其中已经疲于为他们振臂疾呼了。
今天,我看到了这组照片,外加文字解说,思潮再次奔脱了,哽咽的思想一时找不到好的抒发突破点,所以唯有选择沉默。尔后整理下复杂的思绪,堆砌了现在这几句简单的文字。
想说的很多,可惜能写下的很少。或者应用记者最后的那句,是最能印证我心里所想欲说的吧。

或许,在务川,在贵州,乃至全国,象这样的教师还有,还多。但作为一个社会,作为一个部门,作为我们的各级政府,应该替这样的教师做些什么呢?

添加新评论